栏目分类
公司动态
你的位置:北京测试空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公司动态 > 王牌对王牌:反诈太娱乐化,娱乐泛商业化,推理偏脸谱化
王牌对王牌:反诈太娱乐化,娱乐泛商业化,推理偏脸谱化
发布日期:2022-07-30 11:56    点击次数:202

看了最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2022年3月4日),应该可以称之为“反诈特辑”了,但个人觉着这期节目并不是很成功。

反诈太娱乐化

首先“反诈”这个主题值得肯定,向社会传递了正能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说做与不做是态度问题,做得好与不好是水平问题,但还是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例如剧组给贾玲的设定,误以为骗子是杨洋,结果被骗走了4.5万元。可能是由于贾玲的谐星身份,又或者是其搞笑的表演,让很多人对这一设定都是一笑了之。换而言之,没有起到该起到的警示作用,这就是过度娱乐化的副作用。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是有真实案例的,比如说上过热搜的“60岁大妈迷恋靳东事件”。事情大致是这样的,一位60岁大妈热衷于刷短视频,无意间刷到了一个冒充靳东的高仿账号。大妈信以为真,在骗子的甜言蜜语下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从而引发了家庭矛盾

个人以为,《王牌对王牌》应该以某种方式将这样的事例给展现出来,因为真实案例远比任何表演都要有说服力。至于该怎么展现,可以直接讲出来,改编成小品也是不错的选择。总而言之,避免观众只把“反诈”当成了节目的立意,觉着诈骗离自己很遥远。要是这样的话,“反诈特辑”就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甚至是毫无作用的。

说到“反诈”,向大家推荐一部名为《刑警之海外行动》的剧,由“达康书记”吴刚领衔主演。剧中的第二个案件就是有关诈骗案件的,广州顺付电子支付技术有限公司通过镜头可以看到很多普通人皆因受到诈骗而家破人亡。所以大家不要因为《王牌对王牌》的娱乐化表现方式,从而轻视了诈骗犯罪,很有可能就会发生在你我的身边。

娱乐泛商业化

当然了,也不能矫枉过正,让《王牌对王牌》彻底不娱乐了。不过在娱乐方面,本季的《王牌对王牌》也颇受诟病,遭不少网友吐槽广告太多。对于综艺节目来说,广告不能没有,因为没有广告就没有赞助商。但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度,一旦过度就会从量变升级为质变,节目中植入广告也是如此。

拿“谁真的在帮沙溢借钱”这个环节中的一个细节来说,嘉宾队询问沙溢为什么要借钱,宋亚轩给出的答案是资金周转困难之类的。这个时候某借款APP的口播广告声音就突然冒了出来,肉眼可见与主持人沈涛的口型不匹配,显而易见是后期硬插进去的。

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作为观众而言,起码会有那么一丝的不适。这就好比讲故事,相声演员能够讲得活色生香,而绝大多数人仅仅能做到复述下来而已。原因在于讲故事也是有技巧的,语气、表情、形体等等方面都是有门道儿的,植入广告也是相同的道理。在什么时候植入、如何植入,理应配合节目进行的节奏,不能霸王硬上弓。

其实早在30年前,也就是1992年的时候,牛群、冯巩的小品《办晚会》批判过这种现象。在小品中,冯巩是某晚会的导演,而牛群是赞助商毛驴公司的总经理。牛群为了推销毛驴,一直要求在冯巩给毛驴加戏,恨不得整场晚会都在强调毛驴。如此一来,晚会的性质就变了,属于典型的本末倒置。

回头再来看《王牌对王牌》的“反诈特辑”,赞助商的广告频繁且大段的出现。一方面影响了节目的娱乐效果,另一方面也喧宾夺主了“反诈”的主题,与小品《办晚会》中的情节在本质上并无区别。

推理偏脸谱化

从理论上来说,以推理的方式来展开“反诈特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想法。利用推理性的思考可以增强普通人识别诈骗的能力,节目中也揭露了一些江湖骗术,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向观众灌输“反诈”意识的作用。

不过《王牌对王牌》在推理方面上的设置还是有所欠缺,让沙溢、沈腾出演“诈骗犯”就并非明智之举。如果是《王牌对王牌》的忠实观众,想必应该有所了解,沙溢和沈腾经常被赋予这种人设。这样一来,只要一公布有“诈骗犯”混入其中,二人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要是现实中的诈骗犯也如沙溢、沈腾一般,一看就不像好人,压根儿不可能骗到钱。诈骗犯之所以屡屡得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能够取信于受害人,“反诈”就是要通过各种细节剥掉诈骗犯的伪装。从这一点上来说,节目组应该让看起来嫌疑最小的人拿到“诈骗犯”的身份,达到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效果。在此基础上,将“剧本”设计得再烧脑一点,推理的氛围才能够被拉满。

结语

对于《王牌对王牌》来说,如何去平衡节目的主题、节目的娱乐性以及赞助商的需求,是其能否继续走下去的关键。难度是有的,但随着观众的审美在逐渐提升,这已经是综艺节目想生存下去必须要面对的客观环境了。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