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动态
你的位置:北京测试空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最新动态 >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下)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下)
发布日期:2022-08-23 07:05    点击次数:116

1. “大家都在杀人,”他几乎发狂地接嘴道,“世界上正在流血,并且从古至今一直在流 血,像瀑布一样流,像香槟酒一样喷,正因为如此,才在卡皮托利给这种杀人狂加冕 ,后来又尊称他为人类的恩主。你只要稍稍仔细地看看,就能看清楚!我自己也想为 人们造福,做成千上万件好事来弥补这一件蠢事,这甚至连蠢事都算不上,而只是一种笨 拙的行为而已,因为这个想法根本不像现在遭到失败时看起来那么愚蠢,一旦失败了,任 何事情看起来都是愚蠢的!……我干这件蠢事,只不过是想使自己赢得自立,跨出第一 步,筹足经费,然后就用无数的好事来弥补……然而,我连第一步都没有熬过,因为我是 一个小人!这就是整个问题的关键之处!但我还是无法苟同你们的观点:如果我成功了, 我就会被戴上桂冠,而现在我却陷入了罗网!”

2. “然而,她们一个个为什么都如此爱我呢,既然我不值得这样的爱?啊, 如果我是孤身一人,谁也不爱我,我自己也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那该多好啊!所有这些 事就都不会出现了!可是,我很感兴趣的是,难道在未来这十五年到二十年的时间里,我 真的会变得那样俯首帖耳,竟会在人们面前毕恭毕敬、嘤嘤哭泣,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强盗 吗?是的,正是这样,正是这样!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现在才要把我流放,他们 就需要这样做……他们所有人现在都在街上匆匆奔忙,来来往往,其实就其本性而言,他 们个个都是坏蛋和强盗;更糟的是,他们都是白痴!如果我的流放获得赦免,那他们就会 义愤填膺,群起而攻之!啊, 标牌设计我对他们这些人真是切齿腐心!”

3. 他如饥似渴地左看右看,紧张兮兮地仔细端详每一样东西,但他总是无法把注意集中 在任何一件东西上,一切都一闪即逝。“就在一星期后,或者一个月后,我将被关进囚车 里经过这座桥,被押送到什么地方去,那时候我将会怎样看这条河呢?是否该记住它 呢?”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瞧这块招牌,那时候我会怎样念招牌上这些字母呢? 瞧,这上面写着'股份公司’,唔,应该记住这个а,字母а,一个月后再来看它,看这个а: 那时候我会怎样看它呢?那时候我会有怎样的感觉和想法呢?……上帝啊,我现在关心 的……所有这些事,真可谓鸡毛蒜皮!当然,这一切也许是饶有兴趣的……从某种意义上 来说——哈哈哈!我在想些什么呀!……我的所作作为就像一个小孩,自吹自擂;唔,我 为何要羞辱自己呢?嘿,真是摩肩接踵啊!瞧这个胖子,大概是个德国佬,推了我一下,哼,他可知道推的是什么人吗?一个抱小孩子的乡下女人在乞讨,真有趣,她以为我比她 幸福呢。怎么样,给她几个钱开开心吧。哈,口袋里还有五戈比,哪里来的呢?给, 给……拿着吧,大娘!”

4.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他就连在索尼娅面前都感到羞耻,因此才用不屑一顾和 粗暴无礼的态度折磨她。不过他之所以感到羞耻,并不是因为剃了光头和戴着镣铐,而是 因为:他的自尊心遭到了严重的伤害,他病倒在床的原因也是他遭到重创的自尊心。哦, 如果他能自己认定自己有罪,那该是多么幸福啊!那时他就可以忍受一切,甚至羞耻和屈 辱。然而他对自己进行了严格的审判,他那变得残酷无情的良心,在他以往的行为中并未 发现任何特别严重的罪过,除了任何人都难以避免的一般性的失误。他感到羞耻的正是, 他拉斯科尔尼科夫,由于盲目的命运的捉弄,才如此无缘无故地、毫无希望地、无声无息 地、糊里糊涂地毁掉了,如果他想使自己多少心平气和一些,那他就得顺从和屈服于某 种“荒谬的”判决。 而今是无缘无故、没有目的的焦虑,而将来却只是绵绵不断、一无所得的牺牲,这就 是他在世界上所面临的命运。就是再过八年,他也才三十二岁,还可以从头再来,开始生活,那又有什么意思呢!他为什么而活着呢?有什么目标?追求的是什么?为生存而活着 吗?然而以前他早已上千次甘愿为一种思想,为一个希望,甚至为一个幻想而随时献出自 己的生命。他始终认为,仅仅活着是远远不够的,他总是希望有更高的追求。也许仅仅由 于感觉到希望的力量,当时他才把自己看作一个比别人享有更多权利的人。

5. 他俩都想说点什么,然而又都说不出来。他俩的眼睛里都噙着泪水,他们两人都脸色 煞白,身体消瘦,然而在这两张病恹恹、白煞煞的面孔上已经闪耀着焕然一新的未来的曙光,彻底复活获得新生的曙光。爱使他们复活了,对另一个人来说,这个人的心就是永不 枯竭的生命的源泉。

6. 而且过去的这一切,一切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呢?现在,在激情初次迸发的时候,所有 的一切,甚至他的罪行,甚至判决和流放,在他看来,似乎都是某种身外的、奇怪的事 情,甚至好像不是他亲身经历的事情。然而,这天晚上,他却无法每时每刻、持之以恒地 只想某一件事情,也无法全神贯注于某一点上;而且现在他也无法有意识地去解决任何问 题;他只能感觉。生活已经代替了思辨,因此思想意识必须完全另起炉灶。

7. 整个这一天,她也心潮澎湃,而在夜里甚至又病倒了。然而她无比幸福,以致几乎为 自己的幸福而感到恐惧了。七年,仅仅七年!在自己的幸福之初,有时他俩都乐于把这七 年看做七天。他甚至还不知道,他是不可能径情直遂地获得新生活的,还必须为之付 出高昂的代价,将来必须用丰功伟绩来回报它…… 然而,这可就开始了另一个新的故事,这是一个人逐渐获得新生的故事,一个人逐渐 脱胎换骨、逐渐从一个世界转入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一个人逐渐认识至今为止一无所知的 新的现实生活的故事。这可以成为一部新的小说的题材——不过我们现在的这部小说到此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