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动态
你的位置:北京测试空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最新动态 >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中)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中)
发布日期:2022-08-23 04:14    点击次数:67

1. 在谈话之际,拉斯科尔尼科夫全神贯注地端详着她。这是一张瘦条条,完全瘦条条而且白煞煞的小脸,脸型不太端正,有点儿尖削,长着尖细细的鼻子和尖细细的下巴。她甚至说不上漂亮,然而她那双蓝汪汪的眼睛却是那样亮彩彩的,当它们炯炯闪烁时,她脸上的神情就会变得十分善良仁慈,十分天真无邪,使人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住。此外,在她那张脸上,以致她的整个体态中,还显示出另一个十分鲜明的特点:尽管已年满十八岁了,但她看起来简直像个小女孩,比她实际的年龄小得多,几乎完全是个小孩子,这一特点有时甚至在她的某些动作中可笑地表现出来。

2. “啊,真是太好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神舒气畅地望了望索尼娅,对她说道,“愿上帝让死者安息,但活着的人必须活下去!是这样吗?是这样吗?难道不是这样?”

3. “有良心的人一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会深感痛苦。这也是对他的一种惩罚——苦役之外的惩罚。”

4. “老太婆不值一提!”他急煎煎、热昏昏地思虑着,“老太婆这件事是个错误,她并非 关键所在!老太婆只是一种病……我试图尽快跨越……我杀死的不是人,而是原则!原则倒是让我给杀掉了,可是跨越却并未成功,我依旧留在这边……我只会杀人。而且,看来 连杀人也不会……原则吗?拉祖米欣这个傻瓜刚才干吗要大骂社会主义者呢?他们都是一些勤劳者和生意人;他们是在谋求'公众的幸福’……不,我只有一次生命,绝不会有第二次:我不愿坐等'公众的幸福’降临。我自己也想活着,否则,不如不活。为什么呢?我只是不愿攥紧自己口袋里仅有的一个卢布,坐等'公众的幸福’的降临,而任凭我的母亲饥寒 交迫。说什么'我为公众的幸福添上了一小块砖,因此我感到心安理得’。哈——哈! 你们为什么放跑了我呢?我毕竟只有一次生命啊,我到底也想……唉,我也只是一只有审美力的虱子,如此而已。”他突然像疯子一样大笑了一阵,然后补充了一句,“对,我的确 是一只虱子。”他继续想着,幸灾乐祸地纠缠住这个想法,对它追根究底,玩来弄去,以此自娱,“那一件事已足以证明这一点,因为第一,我现在认定我是一只虱子;第二,整 整一个月来,我一直都在搅扰仁慈的上帝,请他做证人,证明我所做的这件事并非为了自己的私利私欲,而是为了一个崇高和美好的目的,——哈—哈!第三, 努力的近义词也因为我决定在实施计划的过程中尽可能做到公平合理,注意轻重,把握分寸,细针密缕:从所有的虱子中挑选了一只最最无用的虱子,杀死她以后,决定只从她那里取走我实现第一步目标所必需 的钱,既不多拿,也不少拿(而其余的钱自然会按照她的遗嘱捐给修道院了,哈—哈!)

5. 爱你深情款款,害你不遗余力,这两者在女人心中完全是并行不悖的。

6. 他那美 滋滋的结婚梦,已经做了很久了,做了好几年了,但他一直在攒钱,一直在静待时机。他 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幻想,他常常飘飘然陶醉于这一幻想,有一个品德高尚、家境贫寒 (一定要家境贫寒!)的少女,正当如花妙龄,容貌姣好,气质优雅,富有教养,胆小怕 事,历经艰辛,饱受磨难,因此在他面前百依百顺,终生都把他视为自己的大救星,对他 敬若神明,俯首帖耳,赞不绝口,而且心目中只有他一个人。在工作之余的闲静时间里, 围绕这一心醉魂迷、其乐无穷的主题,他浮想联翩,在想象中创造了多少动人的场景,多少甜蜜的插曲啊!多年的美梦眼看就要变成现实了:阿芙多季娅·罗曼诺芙娜的美貌和教 养使他神魂颠倒;她那孤立无援的处境更是撩拨得他心猿意马,按捺不住。而且她身上还 有一些超乎他的幻想的东西:这是一个高傲自尊、性格倔强、品德高尚的姑娘,教养和学 识都在他之上(他感觉到了这一点),而就是这样一个美人,由于他惊人的壮举,将一辈子像奴隶一般对他感恩戴德,在他面前虔诚地卑躬屈膝,而他将随心所欲,对她行使绝对的支配权!……似乎是机缘巧合,不久之前,经过长期考虑和等待,他下定决心改弦易 辙,开辟更广阔的活动天地,以便逐步钻进一个更上层的社会,而这正是他很久以来梦寐 以求、垂涎三尺的……总而言之,他决心在彼得堡牛刀小试,碰碰运气。他知道,借助女 人会赢得“很多很多”东西。一个貌若天仙、品德高尚、富有教养的女人更是魅力四射,能够使他飞黄腾达,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荣耀显赫……而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了!眼前这 次出乎意外、荒谬绝伦的决裂,对他来说不啻是晴天霹雳。这是一个岂有此理的玩笑,简 直荒唐得无以复加!他只不过稍微傲慢了一点儿,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充分展示自己,仅仅 开了几句玩笑,某些话说得过头了些,后果却如此严重!

7. 也许,在这件事上起决定作用的是那种特殊的穷人的自尊心。就是因 为这种自尊心,千千万万的穷人每逢日常生活中人人必须遵守的某些社会习俗时,都会倾 箱倒箧地把自己节衣缩食积攒起来的一点点钱全都花光,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毫不逊色于 别人”,以及不让那些别人对他们横加“指责”。

8. 你知道 吗,当时我老是问自己:为什么我这样愚不可及呢,既然我知道别人都愚不可及,既然我 确确实实地知道他们愚不可及,那么我自己为什么不试图变得聪明一些呢?后来我搞清楚 了,如果要等到大家都变得聪明,那可要等到猴年马月……后来我又搞清楚了,这种事是 永远也不会有的,人们是不会改变的,而且谁也改变不了他们,不值得为这种事去浪费精 力!是的,就是如此!这是他们的规律……规律,索尼娅!就是如此!……而且现在我知 道,索尼娅,谁意志坚强,智慧超群,谁就能主宰他们!谁敢作敢为,他们就唯谁的马首 是瞻。谁鄙弃的东西越多,谁就是他们的立法者,而谁敢胆大妄为,谁就最最正确!自古 至今,都是如此,将来也永远会如此!只有瞎子才视而不见!”

9. “可以说,不完全是谈结核的事。就是说了,她也什么都不会明白。但我说的是:如 果合情合理地说服一个人,告诉他,其实没什么可哭的,那他就不会再哭了。这是明之又 明的道理。那么您认为怎样,他不会停止哭泣吗?” “要真是这样,活着也就太轻松了。”拉斯科尔尼科夫回答说。

10. “罪行?什么罪行?”他突然高叫起来,陷入某种突如其来的疯狂中,“我杀死的是一 只可恶的、十分有害的虱子,是一个对任何人都没有益处的放高利贷的老太婆,一个饱吸 穷人鲜血的吸血鬼,杀了她,四十桩罪都可以赎清,这也能算罪行吗?我可不认为这是罪 行,也不想去洗刷它。为什么所有人从四面八方把我团团围住,喋喋不休地指指点点,'罪行!罪行!’直到现在,我才看清,我的胆怯是非常荒谬的,当我现在决定去承受 这种不必要的耻辱的时候!我这样决定,只是由于自己的卑鄙和无能,也许还有某种好处,就像那个……波尔菲里……建议的那样!